唐驳虎:莫斯科恐袭分子后台已经被这个国家端了,你不知道吗?
资讯
资讯 > 唐驳虎 > 正文

唐驳虎:莫斯科恐袭分子后台已经被这个国家端了,你不知道吗?

核心提要

1. 被抓不到24小时,4名涉嫌参与莫斯科恐袭的嫌疑人被巴斯曼区地方法院连夜提堂,进入2个月的司法审判前拘留期。另有数名涉嫌指控为袭击者提供住所、车辆、资金渠道等协助准备恐袭的人员被拘捕。据悉,所有被指控实施恐袭的人员在前往俄罗斯之前就居住在塔吉克杜尚别附近,塔方也拘捕了9名与音乐厅恐袭有关人员。

2. 根据相关消息,此次的恐怖分子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秘密军事营地接受过训练,恐怖分子团伙的直接后台已被土耳其MIT(国家情报组织)全面打击。土方目前掌握着比莫斯科更详细的信息,已获得此次恐怖袭击案的调查主动权。

作者|唐驳虎

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别哭,刽子手Только не плачь, палач

不要把斧头砍下来Не затупи топор

世界喜欢邪恶之血Мир любит злую кровь

和平来得太快了Мир на расправу скор”

——本次恐怖袭击对象、俄罗斯老牌乐队——“野餐”的保留曲目《别哭,刽子手》,一语成谶。

上周五,3月22日晚,莫斯科Crocus City Hall的“野餐”乐队音乐会前,恐怖分子冲进音乐厅,开始向参观者开枪,然后放火烧了大楼并逃离,袭击已造成143人遇难。时隔一周,首先给出结论:

经过一番“罗生门”的复杂疑云争议(“自导自演”“假旗行动”与“雇凶杀人”“金蝉脱壳”“抓良冒功”等等),“番红花城”恐怖袭击案的真相已经大白,就是IS(“伊斯兰国”)这伙人干的。

但事实上,从恐袭案一开始,一些人关注的焦点就不在恐怖袭击本身,而是这场恐袭能否扣到乌克兰头上,进而为俄罗斯扩大对乌战争落实理由。 用一句网络套话,那就是“我知道你很急,但是你别急”。

一周以来,从普京到俄罗斯二号人物——安全理事会秘书长尼古拉·帕特鲁舍夫,联邦安全局(FSB,克格勃继承人)亚历山大·博尔特尼科夫多次试图说服俄罗斯公众,恐怖袭击案中有乌克兰痕迹。

乌克兰方面则明确否认参与犯罪。这里明确立场:恐怖主义是文明毒瘤,恐怖分子是人类公敌。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强烈谴责恐怖袭击行为,应当及早厘清事实真相,设法防止惨案再次发生。

而恐怖袭击已经整整一周了,莫斯科恐袭恐怖分子来自哪?他们为什么要杀人?证据呢?这个问题目前已经有了初步答案。

四名被捕恐怖分子

被抓捕不到24小时,4名涉嫌参与Crocus City Hall恐怖袭击的嫌疑人3月23日深夜到24日凌晨被莫斯科巴斯曼区地方法院连夜提堂,进入2个月的司法审判前拘留期,并在媒体前亮相曝光。

达勒德忠·米尔佐耶夫

Далерджон Мирзоев

Dalerjon Mirzoev

第一名被告,米尔佐耶夫生于1991年11月23日,33岁。年纪最大(疑犯出庭按年龄排序),脖子上有一个撕破的塑料袋,脸上有瘀伤,眼眶被打乌

2011年,米尔佐耶夫曾因违反移民法被拘留,并被拘留在临时拘留中心,已准备强制驱逐出境。但是他逃离了临时拘留中心,逃脱了驱逐出境。就这么长期在俄罗斯待了13年。

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多次引起执法机构的注意,但都逃脱了。今年1月,米尔佐耶夫在新西伯利亚担任出租车司机的临时登记到期。此后没有正式就业。

他在莫斯科德米特洛夫斯基区的一家旅馆住了大约一个月。他说他在网上上遇到了一位“教士”阿卜杜勒,愿意让他轻松赚点钱。

据称他是四人恐怖团伙的头目。白色雷诺是由他负责从别人手中购得。 尽管在俄罗斯呆了这么长时间,米尔佐耶夫的俄语水平似乎很低,在庭审期间,他只能通过翻译进行交流。

记者注意到,他的两个眼眶都被打肿,尤以右眼为甚。在听证会期间,显得身体不太稳定,必须身体靠着玻璃墙面才能直立。

他用塔吉克语回应,自己已婚并育有4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出生于2017年,最小的双胞胎只有一年半。

赛达克拉姆·穆拉达利·拉贾巴利扎德

Саидакрами Муродали Рачабализода

Saidakrami Murodalii Rachaobilisoda

第二名被告,拉贾巴利扎德生于1994年2月4日,30岁。他就是被俄罗斯特工当场割掉耳朵的那个人,出庭时右耳缠着一大块绷带,右眼眶也有被殴打的痕迹。俄语大致能听懂,但不会说,讲塔吉克语。

2018年,拉贾巴利扎德曾因在俄罗斯逗留超过90天,违反入境规定而被波多尔斯克市法院罚款5000卢布,并被命令自行离开俄罗斯。

除此之外,在所有四名被告中,外界对他的了解最少。但是他的耳朵却是最出名的。 俄安全部队上传到网上的视频显示,拉贾巴利扎德被从森林里抓出来的时候,耳朵已经被刀割了,鲜血直流。

还有人展示了割掉拉贾巴利扎德耳朵的那把小刀,并表示打算拍卖这把刀。 第二天,它的竞拍价已经超过1000万俄罗斯卢布(约10万美元)。

俄罗斯侦查委员会(相当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回应是,在场安全部队人员竞相承认是自己割掉了此人的耳朵,因此无法确定责任人。

沙姆西丁·法里杜尼

Шамсидин Фаридуни

Shamshidin Faridunii

第三名被告,沙姆西丁·法里杜尼生于1998年9月17日,25岁。此前的现场逮捕视频显示他跪在地上,承认幕后黑手出价50万卢布,让他去音乐会上杀人。

与比他大的两个同伙不同,他在俄罗斯没有登记问题。法里杜尼在波多尔斯克的一家拼花地板厂工作。已婚,有一个8个月大的孩子。

他是四人中俄语最好的,用俄语作答。也有说法,他才是四人恐怖团伙的头目。

2024年2月23日,他在Instagram上发布了在伊斯坦布尔法蒂赫大清真寺附近拍摄的8张照片。据称他在那里接受了指导。

在同一家旅馆里,他和第二个涉案人拉贾巴利扎德 住在一起。他们3月4日乘坐同一架飞机返回俄罗斯。也正是3月7日的时候,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就发布了相关警告。

而在布良斯克州被捕现场的审讯中,他颤抖地讲述了恐怖袭击的起因:一位“传教士助理”通过网络找到他,提议进行大屠杀,提供武器,并支付50万卢布(事前只支付了25万,还有一半声称事成后给)。

在法庭露面的最后一张照片中,Faridouni的左脸颊严重肿胀,脸部有瘀伤,这在他被捕的第一段视频中是不存在的。

24日晚上,又有一张法里杜尼被电击折磨的照片浮出水面。 在照片中,他的裤子拉低至膝盖,在他旁边可以看到一个装置,电线从该装置延伸到阴部。

这是俄罗斯强力部门实施的“记忆恢复术”,方盒子的电池设备,放电可以达到80伏的电压,而痛苦还可以通过浇水来加剧。

这个电压电不死人,但是可以让人体的敏感部位产生强刺激痉挛抽搐,让人难以忍受。

穆罕默德苏比尔·佐基尔乔诺维奇·法佐夫

Файзов Мухаммадсобир Зокирчонович

Fayzov Muhammadsohib Zokirjonovich

第四名被告,19岁的法佐夫坐着轮椅从重症监护室被推入法庭。被推进法庭时看上去意识还算清醒,但极度虚弱。

被捕后的出现的首张照片显示,圆脸、穿着绿色T恤的他被打得左眼球震了出来,瘫倒在暗夜的地上。

这名单身无业嫌犯是2004年5月30日出生的,至今还不到20岁。结结巴巴地说他没有孩子,也没有前科。

他曾在伊万诺沃州特伊科夫的一家理发店工作近三个月,并在那里注册。1月份辞职后搬到了莫斯科,2月他和法里杜尼住在旅馆。据报他就是在现场负责拍摄随身视频的人。

但是他个人的社交媒体却显示,他似乎在几天前还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工作,休息,为未来制定计划。他很天真,渴望赚很多钱,手机是iPhone 13 Pro(远峰蓝色)。

法佐夫至少有两个社交账户。最古老的信息至少从2016年(12岁时)开始。他的图库里的大部分图像已经失效了。在现存的照片中,有文字铭文和“对真主的忏悔”。

在一张照片中,他重新绘制了“伊斯兰国”旗帜上的文字。《古兰经》说:“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的”。而他的新账户却显示出一个现代的年轻人生活的所有属性。

他穿着时髦的衣服和iPhone合影。在其他照片中,他在工作场所,健身房,靠近昂贵的汽车摆姿势。审问时他还说不会俄语,俄方还给他请了翻译。后来他以前的顾客说他会俄语,还非常流利。

他的前老板在社交媒体上说。一个为我们工作了两个多月的人辞职了,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我们与他没有任何联系。我们对他的生活一无所知。

“这可怜的50万他自己会赚的,”卡蒂娅说。恐怖分子被灌输了一些东西,“洗脑”,因为一个看起来普通的年轻人不可能为了这点钱去杀那么多人。

3月24日,伊万诺沃当地的自媒体频道报道了“一群好斗的男人”对法佐夫前老板的威胁。她说,围着这所房子,不明身份的人威胁要烧掉她的理发店。最后这座建筑被警方保护起来。

据俄罗斯消息人士披露,在恐怖袭击案发生前的两周里,法里杜尼和法佐夫至少五次实地踏勘了“番红花城”。法里杜尼 称,“我希望我的孩子分享整个国家的痛苦,就这样。”

租的房,买的车,倒霉的人

另有数名涉嫌协助准备恐袭的人员被拘捕,他们被指控为袭击者提供住所、车辆等。他们被指控从事团伙恐怖主义行为,如罪名成立,最高将面临终身监禁。

俄罗斯侦查委员会表示,伊斯洛莫夫(Исломов)一家三口为恐怖分子提供了一套公寓和一辆汽车,并“运送了钱”。

其中伊斯罗伊尔(Исроил)是父亲,塔吉克斯坦公民,持有俄罗斯居留证,62岁。已婚,有五个孩子。在特维尔地区注册,没有就业。

阿明钦和迪洛瓦是两兄弟,在塔吉克斯坦出生,但均已取得俄罗斯国籍。阿明钦(Аминчон)33岁,是一名公共汽车司机,和2位妻子育有7个孩子。据称今年1月认识法里杜尼。

迪洛瓦(Диловар)24岁,是出租车司机,已婚,育有一子。2021年,迪洛瓦因偷了四块巧克力而被罚款。俄侦查委对三人指控是相同的——

为恐怖分子收集信息,运送他们,“提供交通工具”,出售雷诺。但三人只承认刚把自家用了2.5年的n手雷诺卖给米尔佐耶夫,并不知道对方的情况。

购买那辆车牌为T668UM69 的白色雷诺Simbol汽车的合同签订于3月14日,也就是恐袭发生前一周。米尔佐耶夫为这辆车支付了25万卢布(人民币3.9万)。

还有一名阿利舍尔·卡西莫夫(Алишер Касимов)生于吉尔吉斯斯坦,已取得俄罗斯国籍。32岁。已婚,有三个孩子。他在普蒂尔科沃有一家小咖啡馆。

与其他三人一样,Kasimov被指控犯有支持恐怖主义罪行,具体是把公寓出租给恐怖分子。卡西莫夫本人解释说,他在网上发布了一份出租房屋的广告,他不知道他的两名租客在策划恐怖袭击。

资金渠道?

3月29日,莫斯科巴斯曼区法院逮捕了“番红花城”恐怖袭击案的第九名被告纳兹里马德·卢特富洛伊( Назримаде Лутфуллои )。

卢特富洛伊在袭击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还不得而知——法院对新闻界关闭了庭审。被告的律师告诉媒体记者,被告部分认罪。

纳兹里马德·卢特富洛伊2000年出生于塔吉克斯坦,24岁,受过高等教育。单身,没有孩子。他住在莫斯科的Shchelkovskaya区。

有人在网上找到了他的加密钱包,这个钱包可能为恐怖袭击提供资金。3月22日莫斯科时间21点55分,他进行了2525美元的交易,也就是官方汇率下的23.37万卢布。

这个时间点是在“番红花城”袭击发生之后,但在恐怖分子被捕之前。这被指控为为了帮助恐怖分子获得恐怖袭击的报酬——因为法里杜尼 承认有25万卢布将是事后给付。

3月29日下午,俄罗斯执法人员还搜查了位于莫斯科市商业中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办公室。据频道报道,调查行动可能与“番红花城”案的恐怖分子有关。

俄罗斯侦查委员会说,“通过与被拘留的恐怖分子合作,研究从他们身上缴获的技术设备,分析金融交易信息,获得了他们与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联系的证据”。

但俄调查委另外又发布了一份声明,称“番红花城”袭击当天,被告必须越过俄乌边境前往基辅。据该部门称,他们将在那里获得犯罪报酬。显然,这些声明是矛盾的。

独家破案信息

以下是独家信息播报:根据俄罗斯消息来源,所有恐怖分子都是在土耳其的一个营地,即伊斯坦布尔训练的。这种说法以前已经提出过,但在恐怖分子的第一次审讯后,这一说法得到了证实。

俄罗斯情报部门与土耳其同行密切合作,向安卡拉传递了关于该市郊区存在恐怖分子训练营的信息。

MIT伊斯坦布尔办公楼

之后,土耳其MIT(国家情报组织)在凌晨采取了一项特别行动,摧毁了在伊斯坦布尔附近两个封闭的秘密军事营地的恐怖分子和教官 , 随后又在土耳其8个省份顺藤摸瓜,抓捕了40名嫌疑人。

其中安卡拉13人、伊兹密尔10人、科尼亚4人、阿菲永卡拉希萨尔4人、阿达纳3人,旧谢希尔3人、加济安泰普2人、迪兹杰1人。

据“番红花城”案第一名被告米尔佐耶夫说,和他联系的是一个叫阿卜杜勒的人。俄罗斯人士认为,这很可能是恐怖袭击的组织者,他的名字真名是Abdullo Buriev(阿卜杜勒·布里耶夫)。

他拥有塔吉克斯坦国籍,可能还有俄罗斯国籍。布里耶夫被认为也是2024年1月28日伊斯坦布尔恐怖袭击的组织者,这起袭击造成一人死亡,总部设在阿富汗的“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P)声称对此负责。

至于在嫌犯的老家塔吉克斯坦,杜尚别的安全局彻底审问在“Crocus City Hall”恐怖袭击刑事案件中涉案人员的亲属。警方已经调查了好几天。

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与普京通话,确认愿意继续密切合作,打击对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宗教激进主义。最新消息称,塔方也拘捕了9名与音乐厅恐袭有关人员。

据悉,所有被指控实施恐怖袭击的人在前往俄罗斯之前都居住在首都杜尚别附近。其中包括Wahdat、Gissar和Rudaki地区。他们的家人多被塔吉克政府“保护”控制起来了。

当地政府还通知恐怖分子的家人和身边人不要扩散各类消息,违反规定可能会受到刑事处罚。但是神通广大的各路媒体在塔吉克斯坦已经挖到的消息有:

1、达勒德忠·米尔佐耶夫的兄长拉什纳津(1986年生,大5岁),之前也在俄罗斯工作,2016年前往叙利亚加入IS,2020年被打死。米尔佐耶夫一家因此受到塔吉克斯坦政府情报部门的监视。

但是达勒德忠本人似乎长期远离宗教。直到他最近前往莫斯科并与其他人接触。他在恐袭发生前两天给他妈打电话说,3月24日以后回国。

2、有消息称,沙姆西丁·法里杜尼在2015年因企图强奸一名13岁男孩而在塔吉克斯坦被判处5年8个月有期徒刑,2020年释放后在家乡吉萨尔当面包师,半年前也就是孩子2个月大时前往莫斯科。

妻子说他去俄罗斯工作后经常寄钱回家。在恐怖袭击发生前两天,他邀请他岳父到莫斯科“做有利可图的兼职工作”。但他并没有说明要做什么工作,最终被岳父拒绝。

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表示:“莫斯科州发生的可耻又可怕的事件再次警告我们每个人,尤其是为人父母者,要更加认真地关注子女的教育问题。”

拉赫蒙说,公民应“保护青少年和年轻人免受此类破坏性和恐怖团体及运动的影响,保护孩子们不要抹黑塔吉克民族、塔吉克主权国家及其父母的良好声誉”。

案件主导权早已在土耳其手上

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四位消息人士透露,俄罗斯安全机构没有证据表明乌克兰参与了这次袭击。俄罗斯精英代表也不相信“乌克兰痕迹”。

只是克里姆林宫及其支持者们希望,利用对音乐厅的袭击来巩固围绕乌克兰战争的社会。但是——真正的全套证据,掌握最多的并不是俄罗斯FSB,而是土耳其MIT啊。

土耳其情报机关MIT指的是国家情报组织(Millî ?stihbarat Te?kilat?,缩写为MIT),它是土耳其的主要情报机构,负责国内外的情报收集、分析以及执行相关的安全任务,包括反恐、防谍以及保护国家利益等。MIT直接向土耳其总统报告工作,并参与制定和执行国家安全政策。

关于MIT的动态显示,该组织在国内外均较为活跃,例如在伊拉克北部针对库尔德工人党的“反恐行动”,同时也在国内针对涉嫌为外国情报机构工作的嫌疑人进行了打击和抓捕行动。此外,MIT还在国际舞台上支持土耳其的外交活动。

但是,现在土耳其基本不说,甚至外界几乎都不知道,恐怖分子团伙的直接后台都被土耳其MIT一锅端了,安卡拉掌握着比莫斯科更详细的信息。

所以,“番红花城”恐怖袭击案的调查主动权,其实早就掌握在土耳其和埃尔多安手上了。这才是关键的信息! 那么,你认为土耳其接下来会怎么说,怎么做?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